修行其實就在日常生活中的每個當下身口意的活動,要關注靈性提升,也要應關注身體健康和情緒平衡……

文│彭嘉(中國成都,現任公職)

我堅持做十字真言拜懺功課三年以來,身心靈各方面發生了許多變化,寫成文字,希望能與有緣的朋友分享。

身體變得更健康

「彭嘉,你現在真是越長越年輕、越長越漂亮了!」近來周圍很多熟悉的朋友常這樣對我說。聽了她們的稱讚,我當然高興,但更感激堅持做十字真言拜懺功課帶給我的改變。過去很的長時間裡,我的皮膚發黃,毛孔粗大,滿臉油光,尤其是長個不停的痤瘡讓我很煩惱很沒有自信。但自從得到朱老師的幫助,加上堅持反省懺悔,這一切都改變了。這兩三年來,我的皮膚再也沒有反彈過,反而是越來越好,心情也越來越好。這只是內在變化的外在反映,身體變得健康不僅反映在外表,體內的病變也得到康復。

2015年初,單位組織體檢,我查出右邊甲狀腺有一個小結,還伴有鈣化。B超醫師仔細為我檢查後,說「問題應該不大」,但因為與我同做檢查的同事查出兩邊甲狀腺長了幾個大小不等的腫塊,醫生建議她復檢,我於是陪著她掛了B超室主任的號。當天檢查後,主任醫生反而說我同事的問題不大,但卻一臉嚴肅地告訴我「最好去省醫院再作複查」。

看到這個結果我有點啼笑皆非的感覺,也有點不安,但明白這是我內在出現問題的外在表現,是一個業力現前的考驗,我再次向朱老師寫了求救信,同時更加認真地做拜懺功課,反省懺悔自己種種還沒有做好的地方。兩三個月後,我預約了省醫院B超室主任的號,當天檢查後,主任告訴我「一切正常」。我非常驚訝,向他說明我曾經兩次檢查的情況,還拿出了檢驗報告給他看。主任一臉平靜地告訴我:「你的甲狀腺的確一切正常,至於『有個』,那是一根血管,也沒有鈣化的情況。」

我把這個情況寫郵件告訴朱老師,朱老師回信寫道,「甲狀腺結節是由於長期情緒問題所引起,病由心生,已經鈣化表示逐漸癌化中。很高興你能轉變自己的內心,使病情好轉,希望你能繼續努力持之以恆勿驕傲自滿,俾能完全康復。」經歷這件事情,我再次對朱老師的幫助不甚感激,同時驚嘆做功課的效果,更相信一切皆有因果,懺悔是一切精進的原動力!

心情變得更開朗

過去的我總是遇到事情很急躁,很焦慮,雖然臉上常常掛著笑容,但這只是我的一個習慣,其實我的頭腦裡能安靜下來的時間很少,內心裡有許多的衝突和對談,也有許多對現實的排斥感,對世俗具體的工作比較逃避,不能靜下心來投入眼前的工作,但又找不到解決的途徑,所以十多年來一直陷在理想與現實的矛盾掙扎裡。

我在系統地學習《覺行》雜誌上的文章後,眼見有了開闊,思維有了拓展,台灣有那麼多在各行各業有突出貢獻的老師、學者、專家都這麼謙卑、虔誠地堅持做功課,在自己的崗位上盡心盡力,自己又有何德何能去挑剔、傲慢呢?在老老實實地堅持做功課一段時間以後,我能感覺到陰濁之氣漸漸從身體裡排出,喜悅之情從心底自然洋溢。在遇到問題時,心裡比較篤定,有安全感,因為慈悲的朱老師總會慷慨相助,也相信堅持做功課一定會有吉神護佑。

我也真切地體會過當專注做功課時,腦中會不由自主地呈現解決難題的辦法,按照指引去實踐,結果通常很滿意,也不費神費力,就是很「對味」的感覺,更明白了焦慮、懷疑、急躁只是自己習性,是無知的本能反應罷了,對事對人只是有百害而無一利,所以心情變得放松、開朗。

修行變得更快樂

我的長輩中有一些愛好修行的人,也有修習中國政府打壓的功法的人,比如我的母親。她們都認為那是她們一生都在追尋的真理,每天都在認真學法、練功、打坐,還會按照老師的要求向政府請願,結果當然是受到很多非人的待遇。她們也告訴過我,她們也曾經偶爾會產生對老師、及大法質疑的思想,但會立即認識到這是「思想業力」。她們對這個社會、這個世界和地球有很多批判,不想再做人,想要回到天上去,所以要認真踐行她們老師要求的「要走出去,講清真相」。這樣做了的,一旦被發現當然會受到嚴厲打壓,沒有這樣做的,內心則是充滿慚愧與不安。

二十多年前,母親和她的功友們不厭其煩地勸我同她們一起練功,但我真的沒有感受到平靜和快樂,皮膚的問題也沒有好轉,但她們是我的長輩,我不能公然反對,只是很違心、很言不由衷地應對。後來,母親在監獄裡過世了,這成了我內心十多年來揮之不去的傷痛,以致很長一段時間後,當了解我母親的人提起這件事,我總會情不自禁地淚流滿面。

2015年,我的一位長輩告訴我,現在很多人都以實名上書中央政府,要求為當年的事件討個說法,讓我為母親也討個說法。因為近些年來我一直在求道、學習,特別是和朱老師取得聯繫後,得到朱老師的許多幫助和教誨,身心已有了很大的改變,當時已經堅持做功課兩年有餘,也系統地學習了《覺行》雜誌上很多朋友的文章,心中對修練這件事已有一些清醒的認識:修行不在他處,也不在外界如何對待自己,而是要在每個當下用「真誠信實愛和恕禮善同」的標準來接受紅塵中的一切考驗。雖然我很善意地表達了我的真實想法,但對長輩的責備也心有不安。

我再次求教於朱老師,朱老師告誡,「修行關鍵在細微處,若師父引導的觀念似是而非稍有偏差,則失之毫厘差之千里也。眾人不察只會一窩蜂跟進,不得不慎。現在的時空要修的是智慧判斷,眾人皆醉我獨醒。」朱老師的回信解答了我對修行的一些疑惑,也使我更加堅定朱老師教導的「奉行十字真言是做人處事及身心靈三修的根本法門,心念才是人一生吉凶禍福的主宰;修行一定要從眼前生活、做人、處事的基本開始。」當心中的顧慮一旦卸下,心情就變得前所未有的放鬆。

前不久,我到重慶順道看望了一位伯母,她也是一位修行人,但她當時的身心狀態不太好。她對我說她師父「經文」寫道現在的時間不多了,要弟子們走出去講清真相,她周圍有一些修得很好的人按師父的要求做到了,但她很有怕心,走不出去,心中常常內疚,也有很大的壓力,以致晚上失眠,身體出現了一些狀況;她很不想再做人,想回到天上去。

因為自己有過切身的經歷並得到過朱老師的教誨,現在能夠比較客觀地看一些現象,所以伯母的問題我只能善意而平靜地提醒「修行其實就在日常生活中的每個當下身口意的活動,要關注靈性提升,也要應關注身體健康和情緒平衡,還有和家人的良性互動。做好自己能做到的事,至於能不能開悟、能不能回到天上真的是老天爺的安排。」

我把自己身心靈的變化分享給有緣朋友,也是一次在做功課時浮現出來的念頭。在寫這篇文章時,感覺得心應手,只是在回憶一些往事時哀傷的情緒湧現,但這也是很好的釋放機會。真希望自己此生能一直堅持做功課!加油!